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大学生资助3名贫困生 自己每月只花250元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扬子晚报

  

  “学长,你竟然初中就开始资助别人了。好崇拜你啊!”“一个月资助别人900元,真是土豪啊!”……江苏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大三学生李佳霖,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性格内向的他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对这种平凡静好的状态也一直非常满意。

  但最近,李佳霖却摊上了“大事”,因为从初中起他就从每个月的生活费中省出900元,悄悄资助了3名贫困学生。这两天,这个秘密一不小心让同学知道后,李佳霖一下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有句话叫青春再不疯狂就老了,这就算是我年少岁月的一段疯狂吧。”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李佳霖说。

  “怎么会有人过得这么苦?”小记者采访经历促成资助

  李佳霖是甘肃兰州人,初二暑假那年,作为兰州当地一家报纸《少年文摘报》的小记者,李佳霖接到一个报道贫困家庭的采访任务。在表哥张瑞鹏的陪同下,李佳霖来到了甘肃省会宁县四房吴乡大南岔村采访。

  到大南岔村交通不便,下车后还要走近一个小时山路,村长带着李佳霖和张瑞鹏来到了村里最穷的一家。“虽然对这家的贫困状态已经有想象,可是看到实际情况我还是很吃惊。”李佳霖到访的家庭,父母外出打工后再没有音讯,留守的三个老人、两个儿子挤在两间土胚房生活,家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全靠同村人接济。

  难得看到有外人来拜访,老人想拿出点东西来招呼,却什么都拿不出来,最终只端出了几杯水。“这两个孩子太可怜了,我有的东西他们都没有。”李佳霖了解到两个孩子自尊心特别强,在镇上上学却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家的境况;同时,还了解到同村有个孩子因为家庭条件而辍学,自此就萌生了资助他们的想法。

  采访结束后,李佳霖回到兰州左思右想,和表哥张瑞鹏说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支持,表兄弟俩就决定两人每月各出900元资助大南岔村的三个孩子。

  为资助花光四千元积蓄,也放弃了动漫爱好

  当时还是初二的李佳霖有胆量资助三个孩子,是因为和同龄人相比,他的经济条件相当富裕。李佳霖的父母一个在北京打工,一个在兰州打工,每月给住宿在学校的李佳霖2000元生活费,不乱花钱的他还存下了不少钱。

  即便如此,李佳霖说,刚开始资助的前半年,生活过得特别紧紧巴巴,“以前花钱从来不用考虑太多,现在总要算计着,生怕钱不够了。”钱不够的时候,李佳霖就拿出存款来花。半年时间不到,4000多元的存款也花得差不多了。

  眼看钱要不够花了,李佳霖向当时已经上大学的张瑞鹏求助,张瑞鹏提议他去掉不必要的开支,比如在动漫方面的花销。李佳霖说,自己从小到大就动漫这一个爱好,表哥竟然还不准,生气的他和表哥大吵了一架。

  “冷静后再想想,买动漫杂志、模型、海报,每个月要花200多,确实有点多了。” 后来,李佳霖就放弃了自己的爱好,真的再没有在动漫方面花过钱。慢慢地,他也习惯了每个月省出900元的生活。

  生活费少了打工来凑,最少一个月只花250元

  2013年考上位于镇江的江苏大学后,李佳霖的父母认为孩子大了可以自己挣点钱了,就把生活费缩减到了每月1500元。

  刚上大学没有时间去打工挣钱,无奈的李佳霖每个月给三个孩子700元,剩余的200元由已经工作的张瑞鹏补足。从大一下学期,李佳霖又开始全额资助,他尝试过发传单、做家教等多种兼职,后来自学了视频制作软件,主要通过设计海报、制作短视频打工,每个月挣五六百元补贴生活。

  李佳霖说,二年级是他经济最紧张的时候。当时他参加了学院辩论队,社交活动很多。“最难忘的一次,是为了参加校级比赛买了身西装,身上直接就没啥钱了。”在那个月,李佳霖每天不吃早饭,中午和晚上去食堂找最便宜的菜吃,基本上是六毛钱豆芽加六毛钱米饭,豆芽实在吃腻了就点一元钱的青菜。

  如果两样菜都吃腻了,他就索性一整天不吃饭。“下午就是饿,到了晚上就没有饿的感觉,到了第二天就是看到吃的也吃不下去了。”李佳霖说,真是看到什么都觉得贵。

  那个月,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多贵呀”;那个月,李佳霖只花了250元,而给三个孩子的900元一分钱也没有少。

  秘密意外泄漏,身边人众说纷纭

  七年来,李佳霖只去过大南岔村两次,一次是采访,一次是为了办理汇款用的银行卡。平时李佳霖都是通过网上银行转账,他从来不和资助对象联系,都是他们打电话联系,“我们约定好了,资助却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直到最近,这个秘密才被李佳霖的朋友无意间得知,才在同学间散播开来。

  “拿父母的钱去做好事,这个行为也太土豪了。”“家里有钱真是好啊,想资助就资助。”“什么事都去管,活得真累。”……在李佳霖身边,各种各样的评论都有。

  在同学中,李佳霖的生活条件原本应该处于中上等,但是他每顿正餐只吃4元左右的中档菜,缩减一切开销。“当时有资助的想法是一时冲动,特别同情他们的遭遇,也没有想后续那么多。”李佳霖说,既然答应了别人就应该做到,七年了他也习惯了每月拿出900元的生活。

  如今,李佳霖资助的这三个人一个已经在兰州交通大学上大二,一个上职校,还有一个上初中。明年,上大学的资助对象有了奖学金、上职校的学生即将毕业工作,都不再需要资助,他肩头的负担只剩下一个初中生了。

  性格内向的李佳霖在辩论队是一辩,这个位置属于沉稳型。如果不是意外,他的这个秘密应该一直不被旁人知道,李佳霖说,“这件事,做了就做了!过去就去过了吧!”

编辑:朱芸芸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