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纵身一跃 内江老师用生命给学生上最后一课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何曦与学生合影

  8月14日上午8点,远在成都的罗川杰拨打了小学老师何曦的电话,语音提示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罗川杰意识到,这个拨打无数次的电话号码,可能永远也打不通了。

  距离内江老师何曦在大邑西岭月牙湖救人溺亡过去了4天,8月15日晚上8点左右,何曦的遗体终于回到内江,停放在殡仪馆内。8月16日上午10点,内江市市中区教育局领导、内江市实验小学乐贤东区老师约数十人,来到了殡仪馆送别何曦。何曦女儿何熠告诉记者,父亲何曦的追悼会将在8月17日下午4点举行,何曦的亲友,以及上百名学生将前来送行。此次事故中溺亡的两名孩子的家属,以及大邑县的相关领导也将带队来内江为何曦送别。

  严厉而和蔼

  用生命给学生上最后一课

  8月13日下午1点左右,内江老师何曦,在纵身跳入湖水中救人的那一刻,为他所教过的学生们上了最后一课。罗川杰是何曦小学94级的学生,如今在成都上班,已为人父。8月14日上午8点,距离何曦遇难超过12个小时。罗川杰接到同学的电话:老师何曦在大邑县月牙湖救人时出事,永远离开了。听闻这个消息,罗川杰一时无法相信,连忙拨打何老师的电话,关机。又拨打何老师爱人电话,也是关机。

  “没有亲眼见到,我还是无法相信这是事实。”罗川杰说。8月14日下午1点左右,罗川杰驱车从成都赶到大邑,在殡仪馆内见到了老师的遗体。那个罗川杰印象里即严厉又和蔼的何老师,躺在冰棺里。

  小时候,罗川杰对于何曦的严厉是有意见的,因为他总是将学生留下来写作业。直到长大后,罗川杰才理解老师的良苦用心。何曦经常免费给学生补课。当时,罗川杰的父母在单位上班,没有闲暇照顾他,何曦补完课后,就将罗川杰留在家里吃饭。在罗川杰眼里,何老师正直、善良,喜欢小孩子。因此,在自己成家立业后,罗川杰才放心的将自己的孩子送到何老师班上。

  在与师娘交流后,罗川杰才知道,在发现有人溺水后,何老师仅仅只留下了一句“快点,拿到”,就奋不顾身的跳进了湖里。“师娘说,当时老师是想着把两个孩子都救起来,哪怕只能救一个也好。毕业了20多年,何老师最后给我们上了一课,教我们做一个正直善良、见义勇为的人,然而这样的代价未免也太沉重了。”

  从大邑县回成都后,罗川杰开始联络以前的同学,如今已经联系上各届的同学上百名,在追悼会当天,到内江送老师最后一程。

  出色段子手

  用诙谐爱心感动所有人

  同事眼中的何曦,不仅仅是一名良师,更是一位益友。幽默、克己待人、阳光、童心,是何曦在与同事们相处时的状态,同事们也称何曦为“老顽童”。

  他每天一到学校,见到同事们,就用他那特质的诙谐语言,把自己昨天晚上在家里、在生活小区的所遇、所见、所闻趣事给大家描绘一番,说到高兴处,手舞足蹈的演绎,让同事们捧腹大笑,让大家带着对生活的美好享受,愉快地、信心满满地去接受,去完成一天的工作。久而久之,早上听何曦老师的生活段子,已经成了大家自然的享受,他也成了同事们眼里的欢乐,有他在就有笑声在。

  生活上,何曦十分简朴,一双皮鞋在他脚上总能穿到极致,同事们和他开玩笑,他只是憨憨的一笑,说才买不久的呢。可面对同事有困难的时候,就大方起来了。“他会热心地用自己的车接送有事的同事,为同事办事,自己掏钱为同事买早餐,把家里的水果带到学校悄悄放进同事的抽屉里。何老师一生省吃俭用,可他把满腔的爱奉献给了他的学生、家人和同事朋友。”内江市实现小学乐贤东区校长罗军说。

  梦想做警察

  公交车上制止调戏女学生

  8月16日上午,记者在殡仪馆里见到了何熠。正在给父亲上香的何熠显得很憔悴,说起父亲泪水不止。“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陪爸妈一起去月牙湖。如果我也去了,父亲也许就不会出事,即便他跳下去救人,即便他游不动了,我也会跳下去把他救上来。”

  8月12日下午3点左右,何曦夫妻到达大邑县,何曦打电话给女儿,说已经安顿好了,随后就挂掉了电话。当晚9点左右,何熠给母亲打电话聊天,询问游玩情况。“晚上给妈打电话的时候,我没有让爸接电话。早知道事情会这样,我就不会这样做了,我多希望能和他再多说几句话。”这也成了何熠心中的痛。

  一直以来,父亲何曦就是她和母亲的保护伞,从小到大都是父亲在操办一切。从小何曦就教育女儿,要做一个正直的人,要学会尊老爱幼,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样教育女儿的何曦,自己也在身体力行的实践着。何熠的记忆里,父亲经常坐公交车。一次,两个男子上车后不给公交费,还调戏车上的一名女学生。何曦看见了,制止两名男子无果后,还与两人打了一架。“父亲经常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想做一名警察却没有做成。”何熠说。

  何曦很喜欢小孩,所以才会在农村教育中坚持三十多年,“在跟小孩相处的时候,父亲是最快乐的。”(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石代强 图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朱芸芸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