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达州两兄弟同患白血病 外婆“卖血”凑治疗费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华西都市报

躺在病床上的大龙和罗女士

  家庭的不幸

  4年前大龙患上白血病,弟弟小龙又刚被查出白血病;其母亲也被查出患上了乳腺癌;面对庞大的医疗费用这个家庭难以维继。

  母亲的坚持

  大龙患病后,罗女士就一直在家照顾两个孩子,面对巨额费用她只能到亲戚处借钱,重复在“交钱,借钱,交钱,再借钱……”如今,她也有病在身。

  父亲的逃避

  “都两年没回过家了,我是联系不上他的,他很少会打电话回来,大龙在达州住院十几次,他爸爸一次都没来过,我感觉他也是无力负担在逃避了。”

  外婆的支持

  为了治好孩子病,老人背着家人多次跑到血站“卖血”,每次积攒200元的补贴,先后拿出了一万多元帮助自己的外孙治病。

  4年来,大龙都没能踏足过校园,因为得了白血病,村里的孩子都不敢靠近他,而他的父亲,也在两年前和家里失去了联系。祸不单行,大龙的弟弟也检查出了和他一样的病,照顾两兄弟的重担落在了他们母亲的身上。而为了救自己的孙子,大龙的外婆更是背着家里人卖血,来筹措治疗费用。11月18日,达州市开江县甘棠镇的罗女士告诉我们,她的两个孩子大龙今年7岁半、小龙才刚满3岁,两名孩子几乎都在3岁时被检查出白血病,而她自己也在近期被检查出乳腺癌,孩子的父亲选择了逃避,7岁的大龙还总是鼓励她,称愿意和她一起乞讨,筹措他和弟弟的治疗费用。

  祸不单行 兄弟相继患白血病

  “他得这个病已经4年了,村上的孩子因此都纷纷远离他,他很渴望和其他孩子一块玩耍,还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11月18日,我们在达州市中心医院血液科看到了正在照顾身患白血病孩子的罗女士。据介绍,7岁的大龙至今仍未踏进过学校的大门,有时和邻居孩子们玩耍着就口鼻流血,因此邻家孩子们见状都躲避他,甚至有孩子嘲笑他今后只有在家当个放牛娃。

  在病床上,我们见到了孩子大龙。只见他身着黑白条纹相间的毛衣,皮肤略显暗黄,蓝色的口罩上面,一双眼睛虽然小却清澈明亮。这个可爱的小男孩,看外表和同龄人没有什么区别,然而当他摘下口罩露出十分苍白的脸时,才发现他比普通孩子都要虚弱,出门几乎都要家长抱着。

  大龙的妈妈罗女士今年31岁,因4年前大龙患上白血病之后就一直在家照顾两个孩子,没有任何工作收入,而大龙的爸爸则一直在重庆一餐馆帮店。

  “当时我和他爸爸还在重庆餐馆里打工,得知孩子突然地嘴巴、鼻子不停地流血,我就赶紧赶了回来,一检查竟然是白血病!”。于是,这个刚满三岁的孩子,从2011年开始就一直住院。四年多的时间,他进出各大医院,做了许多次化疗和骨穿检查,还要面临各种感染威胁,不要说是这么小的孩子,就连大人也是难以忍受疼痛的。但是大龙十分坚强,不怕疼,好多医生护士都夸他勇敢,血液科的护士吴丹还买来玩具送给大龙,希望他早日好起来。

  面对家境 父亲出门打工一去不回

  两年前在重庆儿童医院的时候,医生就告诉罗女士,治疗大龙白血病最好的办法就是骨髓移植。当时在医院骨髓配型是成功了的,可是面对昂贵的手术费用,这个已经因治病负债连连的家该从哪里去筹钱?加上今年小龙又检查出患上白血病,可谓雪上加霜,重重打击让31岁的罗女士不知所措,而丈夫龙思军则在重庆打工一去不回。

  “都两年没回过家了,我是联系不上他的,他很少会打电话回来,大龙在达州住院十几次,他爸爸一次都没来过,我感觉他也是无力负担想逃避了。”谈到自己的丈夫,罗女士显得很无奈。

  “如今小龙也得了白血病,医生想检查是不是父母遗传因素,才通过婆婆把他爸爸找回来做了检查,两个孩子都得了一样的病,我自己乳腺上也被检查出是三级癌变,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我真的不敢想,好好的的日子怎么过成了这样…”想到两个孩子的病情,和家庭现状罗女士自己也落下了眼泪。

  为救外孙 外婆瞒着家人“卖血”

  据罗女士介绍,大龙、小龙的外婆,是开江县甘棠镇的一位普通农民,今年已经60岁了,老人没有固定的工作,平常也是靠种点菜维持生计,当2011年3月得知自己的外孙大龙得了白血病,知道这个病要花很多的钱,为了帮孩子凑钱治病,这个已到花甲的老人竟然背着家人跑到当地血站“卖血”,一个月至少要去两次,每次可以领到200元左右的补贴。

  “孩子的外婆生活过得也很紧巴,可是自从孩子生病之后,她总是时不时地拿些钱给我,我都不知道她这些钱是怎么来的,问她也不肯说,当时急着救孩子,也没多问。”罗女士说。

  “后来一次回娘家,看她脸色特别差,向邻居打听才知道,原来我妈她竟然瞒着我们自己偷偷地到开江卖血!看着那本献血证上密密麻麻的献血记录,还有我妈递给我的她用血换来的钱,我真的…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痛。”

  据了解,老人先后拿出了一万多块帮助自己的外孙治病,还时不时打来电话关心大龙和小龙,告诉他们要听妈妈的话、要乖、要好好治病……

  “你最喜欢谁呀?”我们看着躺病床上仍面带微笑的大龙,不禁这样问道。

  “最喜欢外婆,因为外婆不会打我、骂我、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不和我玩。”大龙稚嫩又有些羞涩的声音,让人心疼不已。

  母亲不忍舍弃:“不放弃任何一个,都是我的孩子”

  自从大龙患上白血病,罗女士就一直在为昂贵的医药费发愁,去年医生就告诉她,大龙的病至少需要三十万,可罗女士又没有工作,三十万元对她来说是天文数字!“只能去借啊,这里借一点,那里凑一点,去年带着亲戚们凑得的十几万和全部家底去了重庆做化疗,交钱,借钱,交钱,再借钱……好不容易撑到现在,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大龙现在靠输血维持生命,在医院每次的花费都是4000-5000元,现在小龙也得病了,我不愿意放弃他们任何一个,他们都是我的孩子。”罗女士说。

  好在两个孩子都懂事,母亲罗女士说,其实大龙并不知道什么是白血病,可当他看到弟弟在医院做骨髓穿刺的时候,一次被抽走十几管血,他那张小脸充满了担忧,还不时问妈妈:“糟了,弟弟会不会和我一样?”“他们互相鼓励,知道对方身体不好,都相互谦让,有什么好的东西首先想到对方。”

  “上次医生来催我们交医药费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在大龙面前哭了,大龙反而来安慰我,他说‘妈妈你别哭,我们像别人那样一起去街上跪着乞讨,别人不相信你,总会相信我们小孩子吧!’”罗女士眼睛红红地说,这孩子越懂事,越是害怕失去他。(张骥  谢艳茹)

编辑:何恒昱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