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女婴早产2个月无钱住保温箱 曾睡泡沫塑料箱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早产女婴祥熙曾一度睡在泡沫箱里

孩子太小,奶奶只能用针管喂牛奶 

孔繁强将好心人的名字和捐款数记录在本子上

在好心人的捐助下,孩子住进医院的早产儿保温箱  

  7月20日,一条微信朋友圈的求助信息引起了广泛关注:一个早产2个月的女婴降生在密云县医院内,体重只有2斤4两。由于女婴太小,喂奶十分困难,此外还时常发烧,急需入院救治。但因为家庭经济原因,女婴的父亲没有能力支付巨额的医药费,无法将女儿送往市区的大医院进行救治,只得把她抱回家中,放进曾经装菜的泡沫塑料箱内为她保温。

  之后的两天内,不少市民慷慨解囊,终于凑够了1万元的住院押金。7月22日,早产女婴顺利进入北京八一儿童医院接受救治。

  然而,面对着更加高额的住院治疗费用,女婴父亲的心再次沉了下来。“无论能凑够多少,我会尽最大努力让孩子活下去。”他说。

  早产女婴体重仅2斤4两

  妻子住院后的第8天,7月18日晚10点半,孔繁强的女儿突然降生,这个早产2个多月的女婴只有34厘米长,体重为2斤4两,多个器官发育不完全。“我第一眼看见孩子,吓了一跳,她是紫红的,皮薄得像纸。”

  分娩室门口,第一个见到孩子的是孔繁强的母亲李凤琴。还没有缓过神儿,襁褓中还在大哭的孩子就被医生塞到了她怀里,“医生直接让我抱回家去,他们不收。”李凤琴说,自己当时都傻了,“这抱回去,还能活?”

  而另一边,孔繁强还一直没有见到孩子,直到医生把他叫走。“他们告诉我孩子是早产,已经被我妈抱回家了。”孔繁强模模糊糊地以为,可能是自己钱不够,医院不收孩子,也治不了。“医生告诉我,县里没有条件救孩子,可以转送市里的大医院,但至少需要20万元。”孔繁强说,“我只能签了不办理转院的协议,因为我不知道去哪儿找20万。”

  随后,有亲戚帮他联系了几家市里的医院,但听到需要上万元的押金,孔繁强只能选择放弃。他请了假,在家照顾孩子。

  家中老人患半身不遂21年

  孔繁强和父母住在密云县河南寨平头村中心南大街三路30号,是两栋平房。2010年,孔繁强经人介绍与老家在山西农村的妻子结了婚。两人在县里不同的工厂上班,每月工资加起来不到3000元。

  由于两人身体都不太好,平日花销加上时不时看病的钱基本维持着日常生活,“之前结婚还跟亲戚朋友借了好几万,到现在也还不上。”孔繁强有点不好意思。“我的工作就到8月底,公司不跟我签合同了。”

  孔繁强指了指坐在屋檐下留着白胡须的老人,“那是我爸,他已经坐在那儿21年了。半身不遂,智力也有残疾,不能说话。”老人清瘦,一直望着院子里的菜圃出神。

  女婴睡在泡沫“保温箱”中

  在屋内的床上,北青报记者见到了裹在小褥子里的女婴。“想给她起名叫祥熙。”李凤琴拨了拨孩子头顶的小帽子,“这个小可怜儿,受罪了。”

  和足月出生的婴儿相比,小祥熙的头围只有23.5厘米,手臂还不如一般成年人两根手指粗。最小的婴儿服对她来说都太大了,手根本没法从袖口伸出来。

  她紧闭着双眼睡着,透过脸部的皮肤,血管清晰可见。由于早产儿最重要的护理措施就是保温,虚弱的小祥熙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脸。因为没法住医院的保温箱,孔繁强说,之前几天为了保温,只能把她放在以前装菜的塑料泡沫箱里,后来有人说那箱子材料有毒,就没敢再用。

  “已经发过两次烧了,去不同的医院都不让住院。”孔繁强的二姨皱着眉说,“我们只能20分钟就给她量一次体温,要保持在36.5℃左右。”

  由于祥熙体型太小,且各项器官发育不全,喂奶成了大问题。李凤琴拿出一支1厘米粗的针管,先吸取半管冲好的配方奶粉,一滴一滴地滴入婴儿嘴里,时不时还要帮她拨一拨下巴。“有时候喂着奶她就睡着了。”孔繁强说,妻子自生产后还在住院,而且没有母乳。

  交完押金只剩5000多元

  7月21日下午14点39分,正在孔繁强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银行卡上突然收到了200元钱,此时,他唯一一张银行卡上的余额显示为3314.87元。

  原来,他在城里工作的表妹得知孩子早产后,于7月20日通过微信朋友圈向社会发起了求助,希望能有好心人帮忙。“多亏了我表妹,有好多好心人开始给我打电话,捐钱给我。”孔繁强一直握着手机,一刻也不放下。

  截至7月22日13点21分,孔繁强共收到了20笔捐款,加上几位远道而来将钱亲自送到他手上的好心人捐款,他共筹到了22480元。虽然这个数字距离20万还有很大差距,但经过联系,北京八一儿童医院表示可以先支付1万元押金让孩子住院治疗。

  孔繁强没敢耽搁,当日下午,他就叫了一辆救护车,和母亲李凤琴一起把孩子送到了八一儿童医院。

  下午16点,医院的挂号窗口前没人排队,大厅里的冷气很足,可是孔繁强满头大汗,脚上还是那双从家里穿出来的蓝色塑料拖鞋,更没有注意到头发里还夹着一片树叶。他提着的女士包里,装着刚收到的现金和余额接近1万多元的银行卡。

  在交完1万元押金之后,孔繁强的卡上显示的余额只剩下5300多元。

  “这么多好心人都没留名”

  把小祥熙交给护士,孔繁强站在极早产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外,隔着层层玻璃远远地、持久地注视着女儿,她和其他早产儿一样,被放进了舒适的保温箱里。“原来有这么多孩子和我女儿一样。”他喃喃地说。

  经过最初的诊断,出生4天的小祥熙体重只有不到2斤,但生命体征正常,医院建议住院治疗3个月。“3个月,得是多少钱?”孔繁强没敢问。

  为了不额外花钱,孔繁强决定省下住宿费,家里、医院两头跑。昨天凌晨4点,他起床从密云赶到医院看了一眼孩子后,又坐上了回家的大巴。

  “医生说孩子现在生命体征正常,暂时没有危险。”他在电话里说,妻子可以办理出院了,身体也无大碍。另外,从昨晚到早上,又陆续收到了几百元汇款,医院还没有要求再缴费。“每次看到卡里又多了几百,我心里就高兴一下,也愧疚一下。这么多好心人,也没留名。”记者孔德婧摄影/记者黄亮

编辑:曾浩洋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