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讲真|留守儿童的一次别离:宝贝不哭,再等一年

发表时间:2017-05-08    来源:澎湃新闻
 2017年元宵节当晚,江西鄱阳县响水滩乡中心街道迎来了附近5个村庄的舞龙队伍。持续了一整晚热闹的烟花和鞭炮过后,整个乡镇渐渐安静下来。
  
元宵节晚上,响水滩乡的夜晚漫天烟火。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荣辉 

  “元宵过后,按照我们的说法,这个新年就结束了。正月十六那天,年轻人外出打工,小孩也回到学校报名。”响水滩中心小学的吕老师说。 

  据统计,江西省鄱阳县响水滩乡共有5万人口,其中有3万人外出打工谋生。最直接的体现就是响水滩中心小学500多名学生,有将近300多名是留守儿童。 

  
正月十六,早上6点,大批外出务工人员在响水滩街头挤上开往外地的大巴。
  
一位准备外出打工的母亲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
  
大巴即将发车,一位女士把窗户上的水汽擦掉,和家人告别。

  据新华网报道,2016年度《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的调查显示,父母外出打工对孩子的自尊心及性格发展产生很大的影响。与父母见面或联系次数较多的留守儿童,能够从父母那里获得充分的支持和肯定,从而确立对自己的积极评价,维持较高的自尊心水平。而一年与父母都没有见面的留守儿童,以及一年与父母没有联系或者只联系1-2次的留守儿童的自尊心水平显著低于其他留守儿童。 

  
临行前,家长的小车玻璃上还残留着孩子稚嫩的笔迹。

  响水滩中心小学的吕老师同样表达了自己的担心:很多孩子在家长过年离开后,就没有了信心,上课打不起精神,不听老师的话,要过好长一段时间,这些孩子才会慢慢从家长离开的这种情绪中恢复。 

  妈妈回来了,就有信心了

  
吕思琪和父母的第一张合影。当时她父母在泉州打工,把她带在了身边。

  吕思琪在6岁的时候被父母从泉州送回了老家响水滩读小学。父母临走前一天,带她买了很多零食,特别是她爱吃的辣条和酸奶。走的那天早上,天都没亮,父母告别的时候,吕思琪都没有怎么睁开眼。 

  “当时骗了她,说是出去有事情,但是很快回来。她没有意识到我们出去打工,要一年后才能回来。”吕思琪的父亲有些内疚,“我们当时确实没有能力一边带孩子一边打工。” 

  吕思琪只能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元宵节,吕思琪想买一个电子灯笼,母亲说她浪费钱,吕思琪有些生气。

  吕思琪的母亲在回来过年这几天一直没有睡好,她觉得女儿虽然长大了, 却没有符合她的希望。“我希望我的女儿乖巧懂事,她现在很调皮,什么事情都是和我们对着干。” 

  吕思琪马上就要过10岁生日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我和他们沟通交流就是找他们说话,他们有时一个人都不理我,我就对他们发火了,我就喜欢和他们吵架。” 

  
临走前,吕思琪抚摸着妈妈的头发,她一直说想要帮妈妈梳辫子。

  吕思琪的母亲在杭州服装厂上班,父亲在做装修方面的生意。“妈妈每天都会很晚回来,每次都得做饭,晚上十点多睡觉,早上又要很早起来。”吕思琪暑假去过杭州,她开始学着自己做饭,现在她能够做番茄炒蛋了。 

  “我觉得妈妈老了,因为她都有白头发了。”吕思琪开始学着大人的方式说话,“小的时候并不懂他们出去打工的原因,现在我知道他们打工的原因是想让我过更好的生活。” 

  
下午妈妈返工的车子就要离开了,吕思琪一反常态不黏着父母,一个人坐着看电视。

  “我每年只能和妈妈见到两次,有时是我生日的时候,还有过年的时候。”每次过年回来,吕思琪都喜欢跟在父母后面有样学样,学母亲涂口红,学父亲翘二郎腿玩耍。 

  
和妈妈告别的时候吕思琪还是忍不住哭了。

  在母亲出发前,吕思琪笑着说自己不会哭,她觉得自己长大了。“我的妈妈一直和我说要独立,我今年10岁了。”当母亲伸出手向她告别时,她拉着母亲的手,不肯放下。 

  当汽车发动机响起来的时候,她松手了,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爸爸过两天也要出去打工了,我要爸爸每天都陪着我玩。”吕思琪抹掉眼泪说。 

  
元宵节灯会,吕思琪拿着妈妈买给她的灯笼在街头玩耍。

  吕思琪说自己从来不敢要求父母留下来工作,她只能希望母亲多回来陪陪自己。“我很怕,如果我说出来,他们不同意我会很伤心。” 

  父亲一直安慰她,如果条件好一些,当她读初中的时候,就让母亲回到县城带她读书。 

  
元宵节当天,吕思琪一家拍摄的全家福。

  “我就想成为一名老师,是因为老师像我的妈妈一样的关怀着我们、照顾着我们,其实主要还是很想妈妈。”吕思琪说起自己的愿望,“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当不上,因为我考不上大学。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学习方面也不是很好。” 

  吕思琪的父亲一直在旁边说,“妈妈回来了,就有信心了。” 

  希望每天吃到爸爸做的蒸鱼

  
这张全家福是吕彤(左一)3岁时在杭州拍摄的,之后她就被送回了老家。

  “我3岁的时候就是留守儿童了。”这是8岁的彤彤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2011年,吕彤的父母准备去杭州开饭店,刚开始因为舍不得彤彤,带着2岁的她一起去了。“餐厅的环境不是特别好,根本忙不过来,读了一年幼儿园就把她送回老家了。”吕彤的父亲觉得当时应该专心赚钱,才能够想办法为孩子获得更好的出路。 

  
吕彤穿着妈妈给她新买的衣服在玩耍。

  这是吕彤最高兴的一个寒假,尽管寒假作业还没有完成。“爸爸妈妈今年不出去打工了,他们说留下来陪我呢。” 

  “我的爸妈疼爱她,小孩子也知道这点,批评她都不怎么听。”吕彤的父亲觉得爷爷奶奶太溺爱彤彤了,他希望彤彤能够学到好的生活习惯,特别是做错事情的时候不能撒谎。 

  
吕彤的父亲背着吕彤在玩耍,吕彤的弟弟也喊着要抱。

  从19岁高中毕业外出打工,吕彤的父亲说他并没有找到太多机会,也没有赚到太多钱。 

  农历腊月二十五日,吕彤的父亲回到了响水滩。“我的妹夫在经营一个养殖场,我准备帮忙一起做这个事情。家里的小餐馆也可以开着补贴家用。” 

  
吕彤的父亲在炒菜,乡里有个喜宴放在他家。

  吕彤这几天经常钻到厨房偷吃父亲做的菜。彤彤觉得奶奶做的菜虽然也很好吃,但是比较油,“老爸的菜清淡点,而且更好吃,特别喜欢吃他做的蒸鱼,最好每天都可以吃。” 

  
元宵节聚餐,吕彤给父亲夹了一块肉,她要看着父亲吃掉。

  “女儿和我们还是有点生疏,有时候会害怕。”彤彤父亲说现在希望能够和彤彤再多一些交流。他觉得家庭因素是他决定回老家工作最大的缘由。 

  “今年她在和我视频的时候,已经会和我说,让我多休息,不要太累了。她甚至已经忘记曾经和我说过这个话了,但是真的触动我。” 

  
彤彤的母亲去超市买了些小烟花,让父亲给孩子放烟花玩。

  “烟花好好看啊,爸爸,爸爸,好好看。”彤彤兴奋地一直在叫喊着。 

  吕彤的父亲看着家人这么高兴,觉得他回老家的工作应该是值得的。“困难再多,家人的陪伴更重要。” 

  
吕彤抱着新买的玩具熊和父母以及弟弟的合影。

  吕彤的父亲表示希望吕彤长大后能够做律师或者医生,他觉得这是主持正义、救死扶伤的工作。 

  而他短期的目标是,带彤彤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玩,看看大城市里的小孩子都在玩什么,“还是希望彤彤能够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丰富多彩的。” 

  盼望暑假去看望爸妈

  
这张吕国锋3个月大的时候和父母拍的合影,也是他们唯一的一张合影。

  “我都快忘了他们长什么样子了。” 13岁的吕国锋已经3年没有见到父母了。他把这张合影放在抽屉的最里面,小心保护着。 

  3年前,吕国锋的父母到苏州打工,之后再也没有回响水滩。他的爷爷之前也在外面打工,后来因为脑淤血回到了老家,和奶奶一起带吕国锋。 

  
这两年,吕国锋就没有穿过新衣服。身上这套衣服、裤子还是姑姑在前年给他买的,当时买了稍微大一点。

  祖孙3人相依为命的这几年:父亲一年断断续续汇钱回家,有时候300元,有时候500元。吕国锋的爷爷之前是退伍军人,一个月有50多块补贴,低保户一年有1000多块补贴。过年前县政府、乡镇府有关部门也各送上了600元的慰问金。“之前我脑淤血中风,借了一些钱,现在还有8000多块外债没有偿还。奶奶眼睛不好,还有慢性支气管炎,一直没敢去看。” 

  
家里的这台13寸电视机还是20年前爷爷在上海打工的时候买的,为这个房子带来一些生气。

  “我不敢让他出去玩,放学回到家就让他看书。电视也不敢让他多看,他现在成绩不好。”吕国锋的爷爷对看管吕国锋比较严。 

  吕国锋说他喜欢看动画片,也是希望能够和其他同学一起玩。“他们知道的事情很多我都不知道,他们的爸妈会给他们买很多新东西,比如手表之类的。”吕国锋长这么大连生日都没有过过,也没有吃过蛋糕,对于新年礼物更是奢望。 

  
吕国锋拿了家里的钱,爷爷拿着竹条呵斥他,但是爷爷从来没有打过他。

  春节前,吕国锋偷拿了家里的100块钱,在商店准备买东西的时候被奶奶撞见。 

  “当时他手里拿着一盒老年补品,原来是想给奶奶买点吃的。他其实也是懂事了,只是方法不对。他要学会自己赚钱才可以。”吕国锋爷爷拿竹条呵斥了他。 

  吕国锋说:“奶奶现在身体也不好,她也没有钱看医生,有个叔叔送了钱给爷爷,我看到了就偷偷拿走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唯一让吕国锋比较难过的事情就是同学会开玩笑说他像乞丐。在学校里的时候,他喜欢在地上捡别人掉了的笔,他说自己的笔很难看,一说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流泪了。

  “我的成绩一般,我也想学习好一点,但是一想到家里的很多事情,我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 

  因为成绩不好,吕国锋说不懂的问题也不敢问老师,怕老师说自己笨。期末的考试成绩也不是很理想。 

  
元宵节晚上,吕国锋给爸爸打电话。爸爸问他期末考试怎么样,他没敢说具体的成绩。

  “每次给爸爸打电话,我都很心疼他。我知道他在外面很辛苦。我不敢求爸爸回家,我知道爸爸可能连回家坐车的钱也没有。” 

  对比2015年的数据,2016年度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也呈现出一些让孩子们更开心的趋势:在2015年调查得到的数据中,一年都没有见过父母的留守儿童占15.1%,与父母一年只见面1-2次的留守儿童占29.4%。而到了2016年,42%的留守儿童反映父母与自己一年内见面超过9次,7.7%反映父母与自己一年都没有见面,25%反映父亲与自己一年见面的次数只有1-2次。 

  响水滩中心学校的吕主任也说道,这两年的留守儿童数字相对还是下降的。陆续有一些经济基础比较好的家长回到乡镇,在家乡寻求新的发展渠道,比如创办一些土特产加工厂,同时也更多地考虑到方便和孩子在一起。 

  
吕国锋和爷爷奶奶的合影。

  元宵节过后学校就要开学了,吕国锋在寒假日记里写下了新学期的目标:小学毕业考试取得好成绩,暑假去苏州找爸爸妈妈。

编辑:施华琼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