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承办:四川省新闻中心

登陆 | 注册   呼啦论坛   旧版回顾   返回首页

关注躲在阳光背后的孩子

发表时间:2017-02-24    来源:西江日报

  核心提示:有这么一群孩子,他们大多处于上小学或初中的年纪,他们的父母一方病重或死亡后,另一方杳无音讯,或者父母一方尚在,但没有劳动能力,有的还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这群孩子被称为“事实孤儿”,处于事实上无人抚养的爱心盲区。

  按照目前国家对孤儿的定义,这些孩子不能纳入孤儿范畴,但这些孩子与孤儿一样,缺失监护人的监护,生存环境恶劣,日常生活和就学等都面临因境。他们的处境,远比孤儿更艰难,亟需引起社会各方的关注。幸运的是,这些孩子的境况逐渐引起社会爱心团体和热心人士的关注。近日,广东省一心公益基金会第三服务队的队员和志愿者,来到肇庆市对这些困境儿童和“事实孤儿”进行了助学探访活动,给这些孩子带来每人每年1200元的资助,让这些孩子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爱和希望的曙光。

  父亲猝然辞世

  母亲外出打工 病中的爷爷拉扯三个孙子

  在远近闻名的肇庆市封开县大斑石附近,有一个风景秀美的村庄,它隶属于封开县杏花镇永和村委会,名字叫西依塘村,一个婉约秀气的村名,正如这里山青水秀的自然环境,“事实孤儿”唐海江和弟妹就住在这个小村庄的一处破旧泥砖房里。

  1月5日上午,当广东省一心公益基金会第三服务队的队员们和志愿者们,来到这个贫困的家庭进行助学探访时,许多队员都对这户人家恶劣的生存境况大吃了一惊。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间摇摇欲坠的泥砖房,据说这间破旧的房屋建于上世纪70年代,屋顶还是盖瓦的,厅堂上面的瓦片都缺失了几块,可看到巴掌大的天空。

  在这间破败的泥砖房里,目前仍居住着唐海江和两个弟妹,还有年迈的爷爷祖孙四个人。据同行的西依塘村村主任介绍,爷爷唐法兴今年已经71岁,由于生活困难,劳累过度,他的样貌看起来已经80岁有余。唐海江是这个家年纪最大的孩子,今年8岁,读小学三年级,坐在他旁边的分别是他7岁的妹妹和6岁的弟弟。

  三个孩子都衣衫褴褛,见到一群陌生人涌进家里,他们三个紧紧缩坐在屋内唯一称得上是家具、但已经严重褪色的长条木质沙发床上。三个孩子的性格都很内向,常常低着头不说话。作为兄长的唐海江有一答没一答地回答着志愿者的提问。

  据了解,唐海江的父亲在去年猝然逝世,去世时年仅30岁出头。“很年轻力壮的一个人,早上还去田里干着农活,没病没痛的,突然间人就倒下没了,遗留下这三个年幼的孩子……”村主任叹着气说。

  唐海江的父亲过世后不久,由于伤心过度,孩子们的奶奶也因病去世了。此前因为给奶奶治病,这个贫困的家庭还欠下几万元外债。不久,唐海江的母亲就远赴佛山打工,剩下年迈的唐法兴带着三个年幼的孙子在破屋生活。

  由于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患有气喘和腰痛病,唐法兴根本无法从事耕田等重体力劳动,一家人平时只能靠亲戚朋友接济生活。这位眼袋硕大、头发花白的老人,当他抬头望向门外的时候,外人分明能从其浑浊的目光里读到令人无助的悲凉。

  当日,广东省一心公益基金会第三服务队的小组队员和志愿者们看到这个家庭日子过得实在困难,他们除了给唐家带来大米、牛奶、饼干等生活用品外,还现场捐赠了400元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希望能缓解这个家庭的燃眉之急。

  父亲打工消失多年 残疾母亲支撑两孩读书

  从封开县杏花镇去榃傍村小组的路,除了要走两公里的水泥村道外,还要走近两公里的坑洼崎岖黄泥路,人坐在汽车上被颠簸得五脏翻腾,正如余晓然俩姐弟不幸的人生。

  黑暗逼仄的房子,窗户上的玻璃早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只剩下被风吹雨打连油漆都剥落了的木头窗框。屋内没有任何值钱的家具,屋旁是一间用木板搭建的厨房,已因日久失修出现了几个大窟窿,这就是封开县另一个“困境儿童”余晓然的家。

  据榃傍村副主任禤木建介绍,余晓然的父亲在十几年前外出打工后,就一直杳无音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穷苦的家全靠那位身高不足1.4米、身体患有残疾的母亲在苦苦支撑着,他们的日常生活靠亲戚朋友接济。“他的母亲日常连行走也不方便,完全没有劳动能力,这个家庭日常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禤木建说。

  生活虽是如此困难,但余晓然和姐姐读书都很争气,俩人在学校的成绩都很优异。据禤木建介绍,余晓然的姐姐目前正在封开县的重点中学江口中学读高二,成绩名列前茅。但这是一个没有劳动力的家庭,所以两个孩子读书所需的费用成为了这个贫困家庭最头痛的一件事情。

  “他们家平时连温饱问题都难以解决,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同村人看着这母子三人的日子过得真是艰难。他的爸爸一直联系不上,一个家庭没有了顶梁柱,妻儿无依无靠的,让他们怎么生活啊?”禤木建无奈地说。

  幸运的是,经过多方努力,余晓然一家被列入了最低生活保障对象,三个人每月合共能领到300多元。由于自小缺乏父爱,今年已14岁的余毅然性格很腼腆,不爱说话,别人问他问题,他就回答一两句。在记者采访的20分钟里,他的脸上除了默然,再也看不出任何表情。

编辑:etangjuanjuan    

推荐阅读 »